蒙古国的儿科医疗啥样

摘要: 本报记者 吴卫红8月16日23时40分,“一带一路”中国医学交流代表团乘坐的飞机降落在乌兰巴托机场,蒙古国儿

11-11 11:38 首页 健康报医生频道

        8月16日23时40分,“一带一路”中国医学交流代表团乘坐的飞机降落在乌兰巴托机场,蒙古国儿科康复专家嘎巴(Galba)已等候多时。大家拥抱寒暄后,乘车向乌兰巴托市疾驰。夜色渐浓,透过车窗可以看到远处山坡上灯光密布,蒙古包和祈福的彩旗不时掠过,浓郁的草原气息迎面扑来。这是中国儿科医生首次造访蒙古,未来几天他们将参观乌兰巴托的妇幼保健机构,与蒙古儿科医生和全科医生进行学术交流。


蒙古国是一个以畜牧业为主的内陆国家,很多人以为这样一个经济不太发达的国家,医疗条件好不到哪去。其实,这里有健全的家庭医生制度和三级转诊系统,每名医生(包括家庭医生)都有一位护士做助手,更让中国儿科医生羡慕的是,这里有完善的青春期门诊。


健全的三级转诊制度 全民就医有保障


经过70多年的社会主义制度,蒙古国1992年颁布实行多党制的新宪法,开始向市场经济过渡,许多行业包括健康、教育和社会保障体系都发生了很大变化,新的医疗卫生体系建立起来。


中国医生参观的第一站是国家妇幼中心。该中心有680张床,每年接诊患儿约13万人次,平均1.1万多名儿童住院,手术量约8000多台,并有4个ICU病房。新生儿ICU病房共有12~20张床位,16台呼吸机。



图为一名刚出生两个月的婴儿,因确诊为短颈综合征而住在新生儿ICU


蒙古实行比较严格的三级转诊预约制度。宝宝一出生,24小时内就有家庭医生上门联系,检查婴儿的健康状况,之后每周到家随访一次,如果发现孩子有健康方面的问题,会送到孩子出生的医院;如果该院也处理不了,再转往上级医院。像国家妇幼中心这样的国家级专科医疗中心,负责高级医疗保健,只接受转诊上来的疑难病患儿(病人看急诊可不用预约);初级医疗保健由家庭医生和社区医院提供;二级医疗保健则由区级医院提供。


乌兰巴托是蒙古国最大的城市,全国300万人口中,近一半居住在这里。城市共有9个区,每家区级医院都设有儿科,并有单独的儿科住院部。以Bayan-gol区为例,辖区内有26万人口,1993年建成一家综合区级医院,并有一幢4层楼、拥有160张床位的儿童住院部;另有18家社区医院。患儿的治疗费用和康复费用全部由国家负担。蒙古国公民年满18岁后,国家要求必须上医疗保险。


图为蒙古国国家妇幼中心

蒙古国也有一些自费的私立医院,Intermed医院就是其中一家。该院由蒙古国最大的MCS公司投资兴建,建筑面积8500平方米,室内墙壁全部使用含银防菌材料,配有国际一流的医疗设备、设施,24小时开诊。据质量安全负责人巴特(Bat)介绍,这是国内第一家按照欧洲标准建立的医院,2016年8月获得了JCI认证,这所医院的建立意在为蒙古国卫生部建设与国际接轨的现代化医院提供参考标准。


完善的青春期门诊 “大孩子”也能合理就诊


在乌兰巴托,除了新生儿期有专门的家庭医生外,2个月~10岁的患儿由儿科医生负责,10岁~19岁则由青春期医生负责,每个社区医院都有青春期门诊,青春期医生同时也是儿科医生。


童嘎(Tungaa)在中国的大连医学院接受了5年本科教育,回到蒙古拿到医学硕士学位,还接受过世界儿童基金会的培训,现在是一家社区医院的青春期门诊医生。她的办公室是一个两间套房,外间是她的助手兼护士的办公室,里间是她的诊室,阳光透过宽大的玻璃窗,使整个房间温暖明亮,靠窗处摆放着一张有帘子遮挡的妇科检查床,房间还“藏”着一间全封闭小屋,童嘎在这里与青春期少年进行私密交谈。


蒙古儿科学会主席苏娅(Soyal)是青春期门诊的总设计师。2000年苏娅调到蒙古卫生部工作,萌生了开办青春期门诊的想法。她认为,一名健康度过青春期的女孩未来将成为一名健康的妇女、一名健康的母亲,健康的母亲将创造一个健康的家庭,而健康的家庭将使整个社会更健康。2002年起,她着手创办青春期门诊,并赴香港考察学习,2015年门诊从设备、设施到医务人员全部就位。门诊建成至今,已有来自8个亚洲国家的医生代表前来参观、学习。苏娅谦虚地说:“青春期医疗系统还有待完善,现在是由儿科医生负责,未来我们将培养青春期专科医生;同时我们还要加强预防和心理治疗。”


交流促共识 “一带一路”牵线更多合作


蒙古国属于年轻型人口国家,乌兰巴托0~16岁儿童约为30万~50万名,但儿科医生仅有300人,如果加上家庭医生和妇产科医生,也只有900人。加之蒙古国属世界上人口密度最低的国家之一,医疗服务效率难以提高,因此,蒙古卫生部也面临很大的压力。


资料显示,蒙古国婴儿、儿童和孕产妇死亡率一直在下降;慢性非传染性疾病已成为蒙古国的主要死亡原因,循环系统疾病、恶性肿瘤和损伤位居前三;而性病、肝炎和肺结核在传染病中发病率最高。


8月17日举办的中蒙学术交流会上,苏娅介绍,经过对全国进行调查发现,患儿到医院常被误诊为肺炎,误诊率达34%,平均10天左右方能确诊为肺结核。研究论文将在国际医学杂志发表。


陕西省国际医学交流促进会副会长、陕西省人民医院儿童病院教授焦富勇表示,儿童结核病在中国的误诊率也相当高,特别是由于结核“死灰复燃”,有逐年增多的趋势,而大多数中国医生及家属对该病认识不足。他说:“此次与蒙古同行交流儿童结核病和肺炎鉴别诊断对我们有很大的帮助,他们做得很好,有很多经验值得我们借鉴。”


大家在访问中发现,韩国、日本与蒙古国医学界交往更为密切。如韩国和日本医生多次造访国家妇幼中心,该中心CT室的设备购置费用,很大一部分是由日本一家国立医院提供的,该院还为医生提供免费半年的进修机会,韩国三星医院也为影像科医生提供1年的免费进修机会。在社会保障部的康复中心,很多设备来自韩国和日本的捐赠,负责针灸治疗的医生也是从韩国学成回国。


焦富勇教授表示,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为中蒙医学合作创造了机遇。这次访问受到苏娅主席及乌兰巴托市卫生局儿科卫生官员的热情接待,令人非常感动。通过交流,双方都有强烈的合作意愿,明年在乌兰巴托或北京将举办中蒙儿科呼吸系统疾病学术会,今年10月在西安举行的亚洲儿科高峰论坛,蒙古也将派两位代表参加。未来我国医生应开展广泛的对外交流合作,为“一带一路”建设夯实民意基础,筑牢社会根基,促进医学发展,实现互利共赢。(文/本报记者  吴卫红




首页 - 健康报医生频道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