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林娟:相逢是首歌 | 社工爱情故事

摘要: 我爱你,我的先生。

09-09 00:24 首页 社工观察

文/成都市新都区金东公益服务中心 黄林娟


我和我先生认识的时候,我们俩都已经是众人眼里的剩男剩女了,正面临着无休止的相亲,面对周遭的舆论压力,但是都不想将就和苟且。


2014年5月的时候,因为我在单车俱乐部的QQ群里比较活跃,吸引到了我先生,他便通过QQ加我为好友,但我们不曾聊过天。2014年10月,俱乐部里有位骑友召集大家一起出来骑车,我们不约而同都参加了,那天我们骑游了保利198的狮子湖,然后十几个人团坐在草坪上聊天,感觉特别的放松,晚上大家一起在西南石油大学后校门的“猪圈小米辣”吃饭,聊天时才知道先生居然是我一个高中同学的堂弟(好吧,在这里,我承认我们是姐弟恋,虽然我仅痴长8个月)。可能是当天体能消耗太大,锅里肉太少,又或者是荷尔蒙作祟,我们同时用筷子夹住了一片五花肉,于是,我们的故事就从这片五花肉开始了。


在这之后的两个月,我们都是周末才见面(工作原因,他周末才回家),见面就是骑车加吃饭,在2014年12月22日,玛雅人预言的世界末日那天,我们结婚了,当天他就把工资卡交给了我。到现在我们都不明白,我们当时怎么就那么冲动的结婚了,毕竟认识才2个多月。不过有时候,结婚确实需要冲动,婚姻有时候就是一场赌局。


因为是周末夫妻,所以我们没有天天见面,不过这对婚姻来说,有时候是好事,距离产生美嘛。单身了那么多年,忽然结婚了,有很多需要适应和改变的,婚姻就是一所学校,我们都需要不断学习。“结婚前,睁大双眼;结婚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们身上都有问题,我爱面子,他易冲动,但是婚姻让我们彼此都变得越来越好。因为身边的人都说我们性格变好了,感谢先生,让我从那个敏感暴躁的剩女变成一个温顺柔和的妻子。


结婚两年,我们一直没有孩子,父母催,亲戚催。我有时候急了,问先生,假如我不能生孩子,怎么办?他笑着说,不生就不生嘛,我们两个好好过,也可以的。后来,我怀孕了,临产时,先生全程陪伴,我把他的手都掐出了血,他也告诉我,“如果真的有什么事,保大人。”看过了我顺产加剖腹产的过程,先生告诉我:“生孩子太可怕了,九死一生,以后不生孩子了,一个就够了。”在医院他全身心照顾我,不怕脏,不怕累,感谢先生,把我的生命放在第一位,这才是一个丈夫应该做的,妻子不是生育工具,妻子是陪伴自己一生的伴侣。


孩子五个月的时候,我休完产假回去上班了,可是我的岗位被调动了,我很不高兴,天天在家抱怨,情绪也起伏不定,每天上班都是蓬头垢面,唉声叹气。我想辞职找工作,当时我还在哺乳期,妈妈不同意我辞职,觉得我的工作其实很好,是我自己不满足。而先生给了我最大的支持,“想清楚了,就辞职吧,你天天这样郁闷,对你身体也不好。”


于是,我义无反顾的辞职了,到了现在的社工机构上班,一切都变得越来越好。去年孩子陪伴着我考中级,今年我终于考过了中级,先生让我多学习,有什么需要考的可以继续去学习考试。周末我经常加班,先生都是过来接我回家,从不抱怨,因为他自己也经常加班,他理解职场的不易,先生说我自从做社工以后,不再像以前那样每天都抱怨,而是满满的正能量,心态平和很多,孩子也受我的影响,开朗活泼。


 现在,我们结婚快五年了。感谢我的先生,一直跟我一起,唱着这首婚姻之歌,虽然也有不合拍的时候,但是,我们都在努力一直在学着沟通,学着适应,学着理解,我们都在努力保持独立的个性又能同心同力。


我爱你,我的先生。



首页 - 社工观察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