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百河:人们走在与我无关的远方(外七首)

摘要: 严百河,70后,生于贵州务川,退伍军人

12-12 10:26 首页 黔城眼


人们走在与我无关的远方(外七首)


文|严百河

 


有时找不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

人们走在与我无关的远方


既不憎恨我,也不爱我

——我们舀同一口缸里的水喝


 

《夏日》

 

酷烈的烤箱。一丝清风过境

都允许,荷叶翻飞

 

遇见一片竹林,下临山溪

渴则饮,不渴就静坐

 

没有人会在此时出现,那个挑水灌园的少女

穿一件隔世野花


 

《军人》

 

差不多,快遗忘殆尽了

只在简历上,必须填

而我又没什么好填写,才会加上

“退伍军人”几个汉字

 

若把“退伍”去掉

便成“军人”了

 

三年的军旅生活

印象最深,是被连长王超揍了一顿

我又揍了班上一个新兵一顿

 

不过,拉萨的天空

还是挺蓝的,即便现在看来

依然像一只高亢的雄鹰

 

我在想,假如当年

也有一次荷枪实弹的“中印对峙”

我会不会像一条汉子

屹立如山?

 

真的不敢肯定

但在行进途中我的口号响亮

比如“一二三四”;比如“说打就打”

再比如“犯我中华,虽远必诛”

 

经常,看见一些人

在布达拉宫脚下撒尿

我躺在罗布林卡的草坪,没那么做

 

这是我唯一做的

一件像个军人的事情


 

《在银行大厅门口避雨》

 

在银行大厅门口避雨

因为没带伞,假如带了伞

我就按照妻子的意思

向左走500米

 

钻进苏宁电器

请美的牌导购员

给我介绍一款美的牌空调扇

 

当然,我不会完全跟着

导购员的脚步走,我可能突然岔开

或蹲下,比照

 

被汗水浸泡着的

三岁女儿的笑脸,去选

我会满意地拍拍空调扇的顶端

像拍着女儿的小脑袋瓜儿

 

然后伸出手

抱着它,回家……


 

《盛夏之诗》

 

像七八张嘴,围着一个餐盘

七八个妇女围着一堆沙石

 

我在写诗,借用了她们的节奏

――把沙石铲进背篼

 

时值盛夏,没人敢直视太阳

一把遮阳伞走过,我的目光跟了一会儿

 

再多穿一点我不会,再少穿一点我也不会

她和这座山城是匹配的

 

和这条繁华街道是匹配的

和一株郁金香是匹配的

 

使我这首诗夹杂铲、石摩擦的火星

还盛放着,一只易碎的高脚杯


 

《爱人》

 

这个女子

这个明显发福的女子

是他爱人

 

这个女子

这个生育了一男一女的女子

是他爱人

 

这个初中未毕业

却用隐忍教会他生活,用良心

教会他爱的女子

 

这个不需要怜悯的女子

这个独立的女子

这个玉石般温婉的女子

 

这个谁都可以欺负的女子

这个爱笑的女子

这个从未对长辈发过脾气的女子

 

这个要求死在他前面的女子

要他亲自埋葬的女子

愿将肾脏割给他的女子

 

这个侗家的女儿

如今,患上白癜风的女子

是他一刻也不愿离开的人:爱人

 


《遗忘》

 

已经没有太多想法

诗是越写越绝望了

 

我曾经喋喋不休,现在仍然是

热爱的人,让我继续爱他们

 

就在前几天

我还猎杀了一只老鼠。并不难过

 

昨天,覃刚路过小坐

我们谈到了天气、成绩、维生素C和蓝球等

 

但只字未提那只老鼠

我想我早就遗忘了

 


《空山》

 

你说的天空,那么蔚蓝

我只好赤脚过荆棘

 

扎了又扎

野风的裤带

 

不能露出肚脐

像一个四处找水喝的人

 

除非你用月光喂马

除非,你把月色煅成一件银饰

 

那个抡锤锤击空山的人

即使不语,我也知道他是我兄弟


 


作者简介

严百河,70后,生于贵州务川,退伍军人。余皆不足道。 

图片来源网络

「黔城眼」(微信号:qcy0851)

投稿邮箱:qcy0851@qq.com



顾  问:黄筱龙
编  辑:一路向黔

特约摄影:何雄周
特约创作:蓝 雨 严百河 依儿

特约朗诵:玉雕龙 水之湄 英子

特约校对:邹启刚 雪莉子


◎投稿邮箱:qcy0851@qq.com

◎主编微信:yabin87923160000

  黔城眼微创助学


 原创打赏金的50%将用于扶贫助学,详情请阅览公告。


上期:冯丽|黄筱龙

助学金额:90|50

资金累计:5122元


首页 - 黔城眼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