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人会有好奇心? |【经纬低调分享】

摘要: 好奇是一部分人肆无忌惮的欲望。

11-17 11:30 首页 经纬创投

近期,Twitter投资人Peter Fenton在Quora回答一系列关于投资/创业相关问题的文章很受欢迎。其中一个观点和今天的文章有点联系——他认为,风险投资行业的从业者需要具备两个决定性的品质:超级好奇心和超级竞争心。你与世界互动越多,越是不断地问“有什么新东西?有哪些是可行的?这些又是为什么?”这样的问题越多,你能看到的机遇就越多。


为什么这么说呢?意大利作家切萨雷·利帕是这样解释的——“好奇是一部分人肆无忌惮的欲望,他们渴望知道本不应该知道的事情。”一生去对抗无聊的有效方式,就是保持好奇。


好奇心驱使我们不断引发全新的思考,不断打破思想的界限,不断深入未知的探索。因此,无论是创业还是投资,对每个个体而言,想要获得卓越的成就,强大、真实、源源不断的好奇心是最重要的通行证之一。


最好的状态是学习一切,而并非知道一切,愿你的好奇心永远被善待。以下,Enjoy:




来源 /  利维坦(ID:liweitan2014)

文 / Zach St. George

译 / 杨睿

校对 / 石炜


意大利作家切萨雷·利帕在他的寓意画册《圣像学》(1593)一书中将“好奇”描绘成一个衣衫不整的妇女,还采用大字标题,为的是传达以下信息:“好奇是一部分人肆无忌惮的欲望,他们渴望知道本不应该知道的事情。”

 

有关好奇心驱动,我想到一个经典的人物——达芬奇。说他是画家简直就是在骂他,达芬奇在建筑学、解剖学、天文学、植物学、动物学、地质学、光学、力学、几何学、土木工程等等方面的成就,绝不输给他在绘画领域的建树。即便过了几百年,作为当代的我们,对其一生的成就也基本是望尘莫及——达芬奇的好奇心实在是太强了。更为重要的是,达芬奇擅于在某个领域里发现新问题,比如人体绘画和解剖学的关系。

 

如果按照叔本华的观点,那么,规避无聊的最好方式便是好奇心了。有人会对鲎的血为何是蓝色感兴趣,但有人则无动于衷——就如同有人对达芬奇的绘画感兴趣,而对他在几何学上的研究感到索然无味。所以,我比较同意文中洛文恩斯坦的观点:信息差距不能太大,又不能太小。比如,如果有人让我研究某种语言的语法,我肯定没兴趣,原因在于完全没有一个可以进入的好奇心节点和前知识储备;但如果是针对大脑的构造或分析哲学,我肯定有兴趣,起码在没有遇到数理计算之前,我的好奇心会一直在那里。

 

当然,对我最重要的一点是,要用一生去对抗无聊的有效方式,就是保持好奇。

 

人要吃饭、要喝酒、要繁衍,有这样那样的需求。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经济学、心理学教授乔治·洛文恩斯坦(George Loewenstein)说,好奇心和这些需求并没有什么不同。我们的求知欲是无限的,我们要不断地去发明创造、去探索、去研究学习,这“和其他需求一样重要”。

 

对于“好奇心”,我们好奇的是:它似乎并没有和任何实际的奖励或回报联系在一起。洛文恩斯坦曾经写道:“好奇心将一个理论难题摆在了我们面前:为什么人们会受一类信息的强烈吸引?从好奇心的定义来看,这类信息并不存在外在的利益。”地球上的生命寻求食物、水、性、住所、休息、财富和生活中其他无数能够滋养他们、愉悦他们的事物,这一点我们不难理解。但是,琢磨出重力的本质或者是登月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呢?

 

惊喜的“甜蜜点”:就像选择一本好书一样,好奇心驱使我们去了解新的信息,这些信息可又不能完全新到令人费解的程度。(图:Steven Chiang/Shutterstock)


一个很简单的答案是,我们永远不知道今天学到的东西是否会在明天派上用场。以蠕虫为例。加利福尼亚州萨克生物科学研究所的神经生物学家斯里坎斯·查拉萨尼(Sreekanth Chalasani)说蠕虫是不可救药的乐天派。他研究的是一种常见的几毫米长的蠕虫——秀丽隐杆线虫(Caenorhabditis elegan)。在实验中,他会把一条蠕虫放在一大堆细菌(它们最喜爱的食物)上,身边是一大堆潜在的伴侣。“它会做什么?它会离开这一堆食物,去寻找更多的东西。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外面有更好的东西存在。这些细菌就是你可以给它的最好的食物。蠕虫这样做很疯狂!”

 

图:reactiongifs

 

无论你只是放弃了这些食物,还是飞入了太空,“探索”看起来实在是有些疯狂。当然,除非你永远不知道这些食物是否真的会被耗尽。查拉萨尼从进化的角度解释说,有很好的理由驱使我们继续寻找。信息帮助我们做出更好的选择,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也许有一天,我们就真的需要一个月球基地了。


好奇心不在于你不知道什么,而在于你已经知道了什么。


不过,好奇心并不是像只没头苍蝇一样到处瞎转。我们会对特定的事物感到好奇,不同的人对不同的事物感兴趣。有的人执迷于兴趣爱好、追求神秘,还有的人涉猎广泛,什么都喜欢接触一下。兴趣上的这种差异告诉我们,某个目的性因素必然在引导着我们痴迷的每一个独特爱好。


事实上,研究好奇心机制的科学家发现,它的核心是一种概率算法。我们的大脑一直在计算哪条路径或哪种行动,可能会让我们在最少的时间内获得最多的知识。就像维基百科页面上的链接一样,好奇心建立在它自己身上,每个问题都会带来下一个问题。沿着维基百科虫洞一样的旅程,从哪里开始就预示着你可能会在哪里结束。这就是好奇心的有趣之处:好奇心不在于你不知道什么,而在于你已经知道了什么。

 

利用最基本的术语,你可以说好奇心是动机和方向的映射。动机并不像它看起来那么明显。口渴、饥饿......我们其他的需求都有很明确的动机。但是好奇心呢?

 

亚瑟·叔本华(1788-1860)

 

19世纪的德国哲学家亚瑟·叔本华(Arthur Schopenhauer)认为,生命的首要任务是“存在”,紧随其后的是“避开无聊”无聊就像一只巨鸟盘旋在我们头顶,只要它从你的需求中看到了安逸的生活,它就会立马俯冲下来”。满足就意味着无聊,好奇心正是我们挣脱出去的通行证。人类学家拉尔夫·林顿(Ralph Linton)在此基础上更进了一步。他在1936年写道:“也许人类无聊的能力,而非人类的社会或自然需要,才是人类文化进步的根源。”换句话说,因为厌恶单调乏味,人类已经想方设法积累了海量的知识:语言、印度泰姬陵、懒人袖毯。


但仅仅是无聊还无法完全解释好奇心。洛文恩斯坦说:“很古老的观点认为,好奇心和无聊是同一个东西的两端。”新的观点提出:无聊和好奇的关系,并不像饥饿与饱腹、干渴与润泽之间的关系。无聊和好奇心的关系不像饿了就要吃一样,它是“大脑的一个信号,告诉你你没有充分利用大脑的某个部分”,就像你坐得太久的时候脚会麻一样。无聊提醒我们,我们需要锻炼我们的思维。但是除了好奇心之外,我们还有其他可以治疗无聊的东西:比如食物或性。更重要的是,即使我们不感到无聊,好奇心也会时不时冒出来。事实上,我们很容易为了学习新的东西而放弃我们想要或喜欢的东西。

 

图:reactiongifs

 

只有当参与者能猜到答案却又不太确定的时候,他们的好奇心才会达到顶峰。


就像查拉萨尼实验中的蠕虫离开了那堆完美的食物一样,人类和其他灵长类动物也会一直用奖励交换信息。为了衡量这种趋势,研究人员参考老虎机的模式,设计了参与者需要完成的任务。在这项任务中,参与者必须在多个图像或其他选项之间反复选择。不同选择获得奖励的几率不同(奖励通常是金钱)。随着时间推移,参与者慢慢知道哪些选项最有可能让他们获得奖励,他们会一直选择这些选项。但是,当选择中出现一个参与者没有见过的新选项时,他们经常会选择那个新选项,他们放弃了之前可能的酬劳,希望新选项能让他们获得更多的奖励。

 

对大脑的研究表明,这种“新奇奖励”也就是我们给予新选择的额外比重,至少部分来源于它提供给我们的欣快感。例如,2007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像巴甫洛夫的狗在听到铃声时会分泌大量唾液一样,当我们期待有新发现时,即使期望落空,大脑的奖励区域也会被激活,就像我们感受到爱、吃到糖果一样。研究人员得出结论,这些研究结果“提出了一种可能性,新奇事物本身就被大脑当作一种奖励”。

 

这指不定是真的,也许我去维基百科就像叔本华说的那样是为了“摆脱无聊”。但后来我又在维基百科里花了三个小时的时间阅读蒙古入侵日本,部分原因是因为我下意识地喜欢点击链接带来的多巴胺分泌的快感。正是这样的快感驱使我们的祖先在澳大利亚和北极圈生息繁衍、发明陶器、雕刻出沃尔道夫的维纳斯(Venus of Willendorf)。

 

沃尔道夫的维纳斯:一座11.1厘米高的女性小雕塑,1908年出土于考古学家约瑟夫·松鲍蒂(Josef Szombathy)在奥地利的沃尔道夫村(Willendorf)附近一处旧石器时代遗址。图:维基

 

但是为什么我会跟着蒙古部落的足迹走进一片新的领域呢?就像爱丽丝从兔子洞开始梦游仙境一样。为什么我不去研究威拉德的白嘴黑鵙,或是维基百科上“随机文章”按钮推荐给我的那些有趣的理论话题?为什么好奇心用这种方式吸引着我们?

 

洛文恩斯坦在1994年的一篇文章中提出了一种理论,认为好奇心的方向取决于“信息差距”——突然意识到你不了解的内容并迫切想要填补这一空白的渴望。这种认知差距可以存在于物质世界这种奇怪的虫子是什么?和精神世界中什么是爱?。他的理论很好地阐述了为什么Upworthy网站的标题让人如此难以抗拒,为什么好奇心既被看作是优点又是缺点。

 

但是,信息差距要吸引人的注意,就不能太大标题用葡萄牙语写成或太小海牛住在佛罗里达州。在2009年的一项研究中,一组研究人员包括洛文恩斯坦让参与者置身于功能性磁共振成像仪中,问了一堆小问题:听起来像是人在唱歌的乐器发明是什么?地球所在的星系叫什么?参与者要估计他们对于每个问题答案的信心,还要评价他们对每个问题的好奇心各有多少。研究人员会实时监测参与者大脑奖励中心被激活的情况,这是另一种测量好奇心的方法。


不出所料,参与者对他们认为自己已经知道的答案最不好奇,但对自己完全不知道的问题也不感兴趣。只有当参与者能猜到答案却又不太确定的时候,他们的好奇心才会达到顶峰。好奇心的“甜蜜点”似乎是信息的游离状态:不太多也不太少。

 

西莉斯特·基德是罗切斯特大学的认知科学家,她利用眼部跟踪设备来研究婴儿如何集中注意力(图:J. Adam Fenster/University of Rochester)

 

罗切斯特大学神经科学家西莉斯特·基德(Celeste Kidd)说,婴儿也喜欢新但又不是太新的事物。在2012年的一项研究中,她和同事让7-8个月大的孩子坐在屏幕前,屏幕上是三个盒子的图案,每个盒子里都放了一样东西,如饼干、勺子或玩具车。这些物体以特别的方式从盒子中出现,就“像打地鼠(Whack-a-mole)游戏”一样。其中一些方式出现得更加频繁,基德可以让某些特定的方式出现得更少,更令人惊讶。


当婴儿注视着屏幕时,有一台眼部跟踪设备也在关注着他们。他们的目光透露出明显的偏好性:有点儿新奇但又不完全新奇的出现方式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与之前看到的相似或非常不同的方式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每当宝宝不看屏幕的时候,屏幕上就会出现一张笑着的宝宝的照片,“我不知道你是否知道这点,但宝宝确实都喜欢看其他宝宝的照片”。我就不知道,因吹斯挺,有点儿好奇)。

 

基德说,我们的大脑本能地寻求新颖性程度“恰到好处”的东西,这有点像去逛书店,“你不会想挑一本儿童书或是你以前已经读过的书”。另一方面,如果你选择一本你根本就不能参透的书,比如用俄语写的天体物理学,你也会遇到类似的问题。“这会很无趣。”想要学习,你必须有一些能够掌握的东西。就像攀岩一样,下一个攀岩点距离最后一个抓点不能太远,即使你可能永远爬不到最高处。当你的大脑促使你尽快去收集信息时,它也会本能地引导你远离那些太小或太大的差距。


机器人是检验这种机制如何运转的好帮手。但是因为机器人缺乏动机好奇心的主要成分,首先你必须给它一些动机。在德国波鸿鲁尔大学研究人工智能的博士后瓦伦·康培拉(Varun Kompella)说,要做到这一点,只需要给机器人编程让他们去寻求奖励。只要机器人知道奖励存在,并且想要得到奖励就够了,奖励到底是什么即使是一堆数字并不重要。同样,机器人也不知道要如何获得奖励。就像人类能从学习新东西中获得多巴胺一样,即使看起来毫无用处,机器人的动机、激励系统也能让学习本身成为一种奖励。


设计好奇心:人工智能研究员瓦伦·康培拉对这个iCub机器人进行了编程,利用概率算法来模拟生物好奇心让它尽快寻找未知的奖励(来源:Varun Kompella)

 

康培拉与一个iCub机器人合作,这是一款开放式的类人形机器人,它有奶油色的皮肤、银色的关节,有头、眼睛、手臂、手指,但它没有头发和腿。在康培拉发给我的视频中,iCub直接连在桌子后面的地板上。桌子中间放着一个塑料杯。机器人来回摆动,握紧、松开拳头。一开始,每一个新的动作都会让机器人学会一些新东西,获得奖励。但没过多久,它已经没有新的动作可学了。


突然间,机器人打翻了桌子上的杯子。这次遭遇也让机器人获得了奖励。更重要的是这次偶然为机器人提供了获取知识的新渠道。就像一个水手在海上漂了几个月后突然发现了一只水鸟;就像乔治·马洛里(George Mallory,英国探险家,在尝试攀登珠穆朗玛峰途中丧生)第一次听说了珠穆朗玛峰。这就是好奇,不再是随机、漫无目的的,而是有指向的。


那么下一步呢?答案由一个概率算法确定,这个算法会计算什么动作最可能让机器人获得另一个奖励。在这种情况下,算法提出,在杯子所在区域移动手臂能够带来新动作(当然还有奖励:叮!)。和忽视杯子、回去执行完全随机的行动,或是虽然专注于杯子但却做完全不一样的动作相比,在同一区域做类似的事情更有可能学到新的动作。为什么要专注于杯子?因为它就在那里。


康培拉的机器人最终学会了拿起杯子,把它移开,放在桌上一个特定的地方。这正是康培拉想要它做的。但它教会自己去放杯子,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被固定在桌子旁边,面前的桌上就有个杯子。如果不是这样,它其实还有很多其他的选择。


同样,基德的实验旨在跟踪婴儿在任何给定时间所拥有的信息量,从而能控制新奇事物的数量,同时限制婴儿的选择。基德说,她之所以选择7-8个月大的孩子,是因为他们能够支持自己的头部重量,但又还没有学会走路,这是最适合进行这一实验的状态。她说,对于蹒跚学步的孩子来说,走路本身是最有趣的事情了, “没有什么能和它匹敌”。


想要预测甚至控制好奇心就要有更加有效的教导,要更好地了解心理疾病,要有更专注的兴趣;生活才会永远这么因吹斯挺。不过,研究好奇心的难度也告诉我们,好奇心是无穷无尽的,我们几乎不可能真正去引导它、控制它。到头来,我们还有更多的谜题需要解开。


 也许你还想看:

玩命工作,就是年轻时最好的生活 

猎豹傅盛:绝境当中的核心武器,是认知而不是资源

如何预测一个人未来的成功?长相?智商?都不是

职场巨婴,“毁”人不倦

为什么有些人看起来友善,却总是独来独往?

当管理水平超过经营水平,企业就离死不远了


首页 - 经纬创投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