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里的雪豹

摘要: 大雨过后的傍晚,天色尚好。斜阳的余晖,从下方散射到云层上,一片灰黄。我拿出手机了一张,作为这篇小文的题图

11-09 02:39 首页 薄三郎

童话,大都属于孩子。我们也曾读过,熟悉那美好的结尾,“从此,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可是,然后呢?

没有人去追问,甚至都没尝试多想一下。“然后呢?又怎样了?都经历了些什么?”

艾伦·知念,是一位日裔美国人,在斯坦福大学拿到医学博士学位,还是一位心理学科普作家。他撰写的“童话与心理学”四部曲,就想回答这样的问题。

艾伦·知念愿意把成年比喻成沙漠里的一场冒险。他写到:

“沙漠的隐喻,听起来很荒凉。但你可以想象一下,你走进一片荒原,寻找一只雪豹。我们寻找每一个可能指向雪豹的线索,却注意不到任何雪豹之外的动物。如果我们没有找到雪豹,就会觉得这场冒险是一次彻底的失败,我们进入了一个一无所有的沙漠,至少那里没有任何我们想要的东西。关于成年的这一荒凉图景,是因为我们只关注于我们想要的,而不是真正在那里的东西。但‘内心的孩子’会为你提供另一种视角——孩子会注意到周围一切新鲜的事物,恰恰因为他们并不只关注在一件事情上。” 

上面这段话,像是禅谒,让我在傍晚的大雨过后,重新审视起自己。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重新开启了一段新生活。仔细比较起来,这生活的样式又与十几年前的医学院相似。我脑袋里的操作系统,一下就与这眼前的一切对接互连起来,没有陌生感,一切都亲切。

新生活的启幕,必然是对原有一切的搁置,尽管这是暂时的。可进入新生活之前,我的行事有板有眼;日常工作的目标,更是明确直接。按照朋友的说法,我连看书和文章都有目的性。

寻找沙漠里的雪豹,大约就是对我的小小嘲笑吧。雪豹虽难捕捉,却是珍贵重要。沿途之中,我们丢弃了许多细小微末的兴奋。原本可以让我们兴奋的物事,被我们故意的抛弃了。

成长的路途,愈发变得专业化,这能精深,却易狭窄。于是,不断关闭自己的感知通道,自我拔除一节节接受讯息的天线。难道,这定是不得不的代价吗?

眼下的这段日子,大抵是重启无用之用的好时机。更多地用身心去感受,用眼睛看,用耳朵听。很多的时间里,即便完成的不是具体明确的工作,也是很有意义的。

大约,是应该像孩子一样,带着欢跃与好奇;又应该像成年人一般,理性地追索无尽之问。处处有风景,不逼迫自己非得有意义。有时,做些没意义的闲事,就是很重要的意义。

大雨过后的傍晚,天色尚好。斜阳的余晖,从下方散射到云层上,一片灰黄。我拿出手机了一张,作为这篇小文的题图。

我想,这将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与其留下谜团,不如观察记录

iphone用户,可扫描二维码打赏



首页 - 薄三郎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