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喜的长膘

摘要: 我所期待的是,BMI能从眼下难看的18.7迈入22。这意味着,我还要再增加8公斤体重。细想一下,这是一个多么可怕又暗含惊喜的研究课题呀

11-12 10:05 首页 薄三郎

有一个关于身体的指标,在我11岁时,就达到过巅峰。这个指标叫做身体质量指数(BMI),计算方法是体重(千克)/身高2(米)。打那以后,作为分母的身高增长迅猛,作为分子的体重增加迟缓。最终,造就了我清瘦颀长的身形。

我11岁时,在离家9公里的镇上,就读小学五年级。借宿的那户人家,是父亲70年代在宁夏当兵的战友。他们家条件一般,吃的也是。即便是有些发霉的煎饼,也得赶紧吃下。若是当顿饭吃少了,可真的是会饿。神奇的是,那段时间,竟是我人生里最圆滚白胖的时刻。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一直是个瘦子。若是更进一步地正面形容,可能会加“清秀”二字。毕竟,你很难说一个胖子是清秀的。有些相熟的人,边看我边言语,“你什么都好,就是太瘦了。”这话挺戳人的,就像一只备胎得到了一张好人卡。

有人喜欢肉厚敦实的胖子,瘦长而结实的人,也不会被所有人鄙夷。这么多年来,真是没有要长肉的意思。我常被取笑是穿鸡腿裤,骨头硌人。好在,强大的内心自恰,让自己早习惯了这身材样式。BMI数值近16年来恒定居稳,波动幅度很小,也是一桩好事儿。

身边的许多同事,常问我如何才能瘦?我的回答就几个字,“少吃饭,多工作,少睡觉”。对方的反应常是翻翻白眼,悻悻而退。贪享安逸是人的天性,我这九字基本违反人的本性。

我平日里会有些挑肥拣瘦,吃饭也是七八分饱,以站起来肚子有一点微微的饥饿感为标准;完成适度压力下的有难度工作,倒是一种自我应激;至于睡眠,我一直自忖不需要那么多。

可是,最近却发生了一件大事。它大到足以撼动我的上述认知。最令自己不得其解的一条是,自己突然就变成了一个无比能吃的家伙。难道我怀孕了?可我是男人呀!每日饮食的多寡,并不会影响到生死安危,怎么就突然能吃了呢?

原因显然还是环境。人处于分工协作的环境,饮食起居、工作状态,都会随之变化。在重新回归到集体生活后,每天的日程写的清楚明白。

固定的三餐时间,尽可能地吃饱来补充能量,就是最大的任务。如果你错过了饭点,可没有办法叫外卖,更没法自己开火下厨。尽管可以吃些零食,但毕竟不是正餐。

吃饭不积极,脑子有问题。我早已练就准时出现在饭堂的习惯。脑袋早已调适好了胃肠,只要到了吃饭时间,就凝聚起满满的饥饿感。随后,便是将餐盘装的满满。

我还制定了一个绝妙的进食策略:早晨一定要多吃,中午可适度控制,晚饭还是要多吃。要知道,从傍晚五点半进餐,到次日早晨七点,有一个漫漫长夜在前方等待。

有天傍晚,我按捺不住跑步的冲动,在操场上撒腿开跑。等回到宿舍后,沮丧地发现晚饭的饱腹感渐已消失,一股进食的欲望油然升起,饥饿带来的不适感早已超出运动带来的爽快感!我翻腾柜子,打开一罐薯片,不管不顾地吃起来。

多吃的最直接影响是,我的体重在显著增加。要知道,每日三餐狼吞虎咽的结果,转化为身体上实实在在的两公斤时,这真不是一件小事。

最直接的感受是,我惊喜地发现洗澡全身摸搓时肉感变好。原本,我的体脂含量很少,筋骨肉特别明显。这新长的肉转化成了脂肪,垫衬在了皮肤之下。

眼下,在增肥长胖这事上,我能进行的只有自身前后对照试验。我所期待的是,BMI能从眼下难看的18.7迈入22。这意味着,我还要再增加8公斤体重。

细想一下,这是一个多么可怕又暗含惊喜的研究课题呀!

与其留下谜团,不如观察记录

iphone用户,可扫描二维码打赏


首页 - 薄三郎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