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年500亿,为投资人赚近8亿,麦子金服聚合互金大咖定义金融界富士康【下】

摘要: 一路走来,初心未变:“让金融温暖而可及。”

12-10 04:51 首页 麦芽分期


本文系麦子金服创始人兼CEO黄大容接受《融资中国》杂志专访的稿件,作为封面故事刊载于《融资中国》杂志9月刊。本文对麦子金服的缘起、发展及未来进行了全方位的透视与剖析。

由于本文篇幅较长,现经删节及分篇后,分为上下两期推送,以飨读者。

本文为下篇。


接上文~




转型


黄大容这样分析自己的转型动力:“首先,诺诺镑客过去服务的企业主都是传统银行不要的单子,‘一筐坏苹果里,你怎么选都是坏的。’”而当时学生借款市场几乎尚无人涉足,在校生又无法在银行申请信用卡,在这个市场与银行竞争,双方站在同一起跑线。


其次,诺诺镑客的技术系统可以进行批量化业务,形成竞争壁垒。“学生贷款金额小基数大,可以用技术形成批量信审,简化信审环节,尽快撮合放款。我们当时的口号是,你躺在床上也能把钱借了。”


其三,黄大容调研之后认为,在学生贷领域应只做本科生借款:“一个是本科生自律能力好一点,不会乱借;第二,本科生未来期望薪酬较高,即使在学校还不上,工作以后也能很快地还款。”


尽管想得周全,但公司转型决策依然引起了内部的巨大纷争和分歧。绝大多数反对者的意见是:银行不允许做或者做不好的市场你怎么能做得好呢?另一个挑战是,个人借款更注重移动端体验,如果想介入这个领域,就要从无到有地去开发移动端的一系列产品,这会对公司运营带来巨大压力。


最终,黄大容顶住压力,丝毫没有让步妥协。而最后的结果是,7个高管相继离职。


而今,黄大容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认为那是前路上的“一个小震荡”。“尽管高管出现离职,但当时诺诺镑客的中层都还在,他们相对年轻,对于决策的前瞻性有着更多的理解。”


 “有的时候对的东西就要坚持,没有坚持就没有麦子金服的今天成功转型,我是,麦子金服也是,永远做对的东西。”黄大容说。


作为国内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校园贷项目——名校贷,诺诺镑客无疑走出了一条开创性的道路,领先了后来者多达半年的时间。


在创立初期,名校贷便运用了黄大容“从客户角度出发”的创业经验:在项目组刚刚成立的时候,名校贷就邀请了许多大学生来做调研,了解他们真正的借款目的、能够接受的借款利率以及希望拿到钱的速度。在充分了解了学生的需求后,名校贷项目才正式上线。之后,工作人员仍然保持与学生之间的紧密沟通,随时根据用户的需求对产品做出调整,保持整体项目的快速迭代。正是因为名校贷能够真正贴近客户需求、了解客户的痛点,才使得整个项目在没有进行大规模硬广推广的情况下,迅速打开了全国市场,仅仅依靠10人团队,在短短180天内就完成了破亿的交易量。


“我不去苛求公司做到什么规模,但要确保客户投资的项目安全可靠。这是对质量的追求。”黄大容表示,名校贷项目之所以能取得今天的成功,正是由于整个团队始终围绕"让客户满意"这一方向,对产品不断进行改革和调整,而这也是创业获得成功的关键。站在客户的角度思考问题,根据客户的需求设计产品,才能在成功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在诺诺镑客转型的过程中,关注移动端是成功的关键。黄大容认为,移动金融是大势所趋,随着移动智能终端的普及,渠道服务使用移动智能终端来处理金融业务的解决方案势在必行。


 “当时我们公司内部都打架,我们的首席架构师说H5页面会盛行,而我的判断是APP会盛行,因为APP有数据和接口,会连接成一个信息岛,然后连接起来形成信息网络,从而激发出大量的市场需求。”黄大容回忆。


现在看来,黄大容的判断无疑是正确的,进军移动端也让诺诺镑客的业务量剧增。2014年,黄大容开始在资金端和资产端进行业务线布局,在资产端形成了名校贷(白领市场)、麦芽分期(消费分期)、大房东等业务,在资金端形成了诺诺镑客(即如今的麦子金服财富版)和财神爷爷业务。


2015年,黄大容整合旗下业务线,将名校贷、大房东、诺诺镑客、财神爷爷几家公司进行整合,形成了新的品牌——上海麦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也就是我们所知的麦子金服。2015年5月,由于扎实的底层技术,以及可以预见的业务爆发力和对移动金融的理解和布局,麦子金服获得了海通证券旗下海通创新的A轮融资。

黄大容说,之所以把公司叫作麦子金服,是因为麦子代表了大众和普惠的力量。“我希望公司像麦子一样朴实温暖,但有很强的生命力,能为人们持续提供价值。”


李嘉诚、巴菲特是黄大容的偶像。“李嘉诚为人低调,巴菲特也很低调,他们共同的特点还有好学。他们不是为了财富而追求财富。人活在这个世界上要有自己的追求,不能让贪欲牵着你走。像特斯拉的老板就做得很好,他旨在改变人类,让人类变得幸福一点,我希望麦子也能够这样。”黄大容说。



优势


在互联网金融业界,谈及风控和技术,麦子金服堪称专家。


“麦子金服是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比较看重技术的一家企业。比如诺诺镑客,我们有41项软件著作权;再比如自行研发的水滴风控系统,有人脸+声纹+大数据的一整套完整识别能力,能够把自动审核率从10%提升到75%,并且能够降低60%的首次逾期率。逾期率降低就意味着坏账减少,坏账少了,我们的运营成本就会有降低。一个显而易见的的事实是:麦子金服现在公司不到1100个人,但是有超过500个技术+风控人员。”黄大容说。


在麦子金服,所有的借款流程都可以是全自动的。一笔借贷,从申请到征信、审批、视频签约,直至最后的资金清结算全部可以由机器完成,并配合人工审核,兼顾安全、高效。黄大容介绍,麦子金服研发和采用了脸纹声纹等生物识别技术和大数据风控技术,让借款人的基础信息、脸纹声纹信息、学籍信息、通讯记录、交易记录和社交记录成为立体化风控的有机组成部分。


这些都得益麦子金服自行研发的“水滴风控系统”


风控作为衡量一个平台是否优质最重要的标准,被许多企业提到战略的制高点。对于市面上大同小异的风控套路,黄大容认为:“由于互金企业普遍缺乏创新及知识产权的保护意识,尽管风控水平参差不齐,但是好的风控模式彼此差别不大,即使个别公司暂时在某些技术或数据方面领先,但是由于没有太大的技术壁垒,很容易被别人赶上来,因此很难产生有绝对优势的公司。”



那么,麦子金服的风控领先的秘诀是什么?事实上,不同于有些平台将建模、数据、业务相互独立的风控模式,麦子金服在基于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研发的“水滴风控系统”,不仅注重全流程风控还增加了协同风控机制,要求各部门相互分工明确并紧密配合。


“就如同一滴水滴,经过层层过滤,每一层风控都会过滤掉危险的分子,而整个体系是一个紧密的完整的极致。”黄大容介绍,与同行通常以控制资产不良率作为目标不同,麦子金服风控体系是以综合效益最大化为目标。


在协同风控的建设上,麦子金服通过“准,敏,早,解”四个关键字,将风控之魂融入团队每个成员的血液里:

  • “准”,是要求监测数据的准确性;

  • “敏”,是对于风险感知的敏锐性;

  • “早”,尽早发现风险的能力;

  • “解”,则是针对各种发现的风险提出应对之策。


完善的风控体系搭建与有灵性的管理机制,让“水滴风控系统”充分发挥优势。

 

正是有了水滴风控系统的助力,在互联网金融行业监管趋严,市场环境恶劣的情况下,麦子金服在2015和2016年持续营利,成为行业内少有的连续盈利的金融科技企业。


除了风控,内控体系的建设也是麦子金服非常关注的重点。据了解,麦子金服的首席内控官是来自平安银行副行长级别的高管,也曾担任招商银行总行的法律顾问。许多人可能会认为,严苛的内控会限制创业公司的发展,但麦子金服对风控、内控始终十分重视。“我希望明确地告诉社会、告诉政府,也告诉我们自己,我们的业务是严格合法合规的,公司运营是符合规程的。”黄大容介绍,麦子金服是业内最早请来德勤会计师事务所做“健康检查”的企业之一。


在麦子金服,除了技术、风控以及长久积累的客源优势之外,更为亮眼的是集团高管的组成。


麦子金服的官网显示:“麦子金服的高管团队多来自招商银行、腾讯、阿里巴巴、百度、平安集团、复星集团等大型知名机构,集合了中国金融科技极具战斗力的中坚力量”。


助理总裁杨恒曾任阿里巴巴多条重要业务的市场、运营负责人;风控副总裁李晓忠曾任陆金所执委、FICO中国首席科学家;技术副总裁翁明军曾任陆金所零售CTO、当当网CTO;首席营销官张政曾任网易公司市场总经理兼易信公司CEO、安盛天平保险公司市场营销总经理;首席内控官石蔚明曾任招商银行总行法律顾问;业务副总裁陈弘此前是平安付和民生信用卡中心的副总裁。


这些业内精英,为什么会来到以网贷起家的麦子金服?


 “他们更喜欢麦子的愿景和文化。麦子金服终极目标是智能金融科技服务的提供商,所以,这个愿景是大家比较喜欢的。同时麦子的公司倡导开放、极致、学习、感恩,这也和他们的处世理念一致,一个公司之所以吸引精英人才,总归是价值观在起作用。”黄大容说。


在麦子金服的选人问题上,黄大容有一套严苛的标准。而其中第一条便是人要正:“做金融每天见到的都是钱。人不正的话抵御不了诱惑。”选人标准第二条是好学:“不管你什么背景,进到企业就是一张白纸。好学的人,思想会特别开放,可以向比较好的方向发展,有更多正能量。”


通过长达10年的积累,麦子金服而今在资金端和资产端都有相当成熟的体系,并形成了独特的优势。


在资金端,除了水滴风控系统之外,麦子金服今年6月领先于全国90%以上的平台,上线了银行存管,这意味着公司和用户资金完全物理隔离;同时,麦子金服正在申请公安部三级等保认证、CMMI、ISO9001、ISO27001国际信息安全认证等,也将让投资者安全性更有保证。 在资产端,麦子金服依托快速、高效的审核能力,提升用户体验;同时,旗下多条业务线覆盖了年轻人的消费借款、医美分期、车抵贷甚至知识产权抵押借款等。这种细分市场的做法让麦子金服拥有相当优质的客群,这也是其可以和银行等同业机构合作的一个重要资源。



融合


目前,麦子金服已和20多家银行,及更多其他金融机构达成合作。通过麦子金服在客源和技术上的优势,一方面可以直接把经过风控审核的客源导向银行来完成贷款,另一方面也可以将优质资产打包,以ABS项目的形式,由银行来认购。


面对金融科技与传统金融业从竞争到融合的趋势,黄大容认为:“以银行为代表的传统金融凭借稳定、低成本的融资基础,有着无可匹敌的优势,麦子金服这样的企业想要实现普惠金融,不是要与银行对抗,而是通过差异化合作实现优势互补。”她强调:“技术对接从来都是以理念的默契为前提。


有媒体报道指出,中国金融科技在手机支付、网络借贷以及智能投资三个领域有着最具优势的应用,这一现实也佐证了黄大容的看法。“一方面,金融科技刺激银行业主动反思,实现征信及安全系统升级以维持自身信用及安全优势;另一方面也倒逼银行业以更为开放的态度,以诸如介入资金存管业务的方式积极与互金企业合作。反观互金企业,则在金融科技研发中,将业务进一步细分、下沉以面向更多传统金融机构难以覆盖的中小微企业及中低收入者,帮助其进行融资及财富管理。这种双向的金融业态变化,带来金融功能的实现效率大幅提升,最终有助于中国金融的普惠性得到改善。



技术驱动行业的变革与发展,也是众多金融科技企业大力投入自主技术及风控研发的根本原因。从普惠金融的发展路径来看,其产生、突破以及升级均打上了金融科技的烙印。未来,想要进一步提升金融效率、大幅缩减财务成本,推动金融监管走向智能,实现现代金融体系的构建,同样离不开技术的革新。


在技术推动传统金融及移动金融行业双向变革上,黄大容透露,麦子金服争取未来收入的70%来自于对其它金融机构提供技术输出。所谓独“乐”不如众“乐”,麦子金服希望,具有自主研发能力的金融科技企业能在服务输出上发挥其技术力量。


目前,麦子金服正逐步建立起五大业务模块:麦子金数(金融大数据营销)、麦子金科(金融科技)、麦子网贷(网络借贷)、麦子资管(穿透型资管)、麦子财富(智能财富管理)。


在金融大数据营销领域,麦子金服为超过200万各类客户提供金融产品方案,累计提供贷款撮合服务约200亿元,并且与石嘴山银行、东方邦信小贷、长安保险等超过20家金融机构开展合作。


在金融科技领域,麦子金服向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持续提供金融核心科技服务,帮助金融机构在大数据营销、精准获客、量化风控、智能贷后管理、实时联动定价等领域提升效率,降低风险。


在网络借贷领域,作为业内较早一批的起步者之一,并不断拓展互联网金融的场景应用,以“诺诺镑客”为核心的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平台是业内较早一批获得“双软认证企业”(2011年)和“高新技术企业”(2012年)荣誉的科技平台。


在穿透型资管领域,麦子金服在资产筛选方面的深度实践和大数据风控模型,通过保理等类金融公司获取优质资产,运用区块链技术穿透底层和智能算法获取风险信息,将优质的资产通过资产证券化等方式,对接不同偏好需求的金融机构,让资产管理更智能、更高效。


在智能财富管理领域,麦子金服致力于为新中产人群提供高效、便捷、个性化的金融产品配置服务,并通过“财神爷爷”等智能财富管理平台,为投资者提供智能化、多元化的一站式综合财富管理服务。


作为一家业务不断扩展的企业,也必然要面对越来越严厉的监管,但黄大容认为,严格的监管对于麦子金服这样的企业,显然利大于弊:“资金池、信息不对称、跑路事件频发,诸如种种对行业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如果网贷行业能做到信息对称,能在银行做到资金托管,同时,把电子仲裁方面做到前面,那么政府和投资人都会放心很多,对行业的发展也有好处。”


但是,实现这三条并不容易。黄大容介绍,“拿麦子金服的资金存管来说,要把运营八年的数据全部核对好,并把网站从第三方支付迁移到银行,是工作量很大的工程。我们注册用户有四百多万,实际投资用户估计有140万左右,把这么多用户的账搞清楚并移到银行去,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们也花了一些力气。”


作为拥抱监管的范本,麦子金服在今年4月宣布暂停针对在校学生的网络借款中介服务,这比之国家多部委于5月27日下发的相关通知,提早了一个多月。


“2016年,我们已经预判到,对校园贷国家将会出台更严格的监管政策,所以在2016年下半年,麦子金服就已经研发出了白领贷的产品,并在监管政策出来之前全部转型白领贷。因为学生贷和白领贷大概的模式差别不大,所以转型非常快,很快就进入了白领贷的市场。”黄大容说。


就在记者采访的当天,其白领贷业务线仅用半天时间,就已经获得了三千多万的交易量,足见这一业务的发展前景。同时,基于麦子金服和银行的良好关系,未来麦子金服将有很大的机会,与银行联手拓展校园消费信贷市场。


“其实我们一直不希望跑得特别快,一直也是匀速的发展,最主要把自己的业务体系和管理体系搭建好,而不是手忙脚乱地去应对外界的某些猜测的声音。利用网贷行业监管调控这段时间,我们正好苦练内功。”对于监管,黄大容这样表示。



初心


黄大容所说的外界的声音,是在2017年4月关于B轮融资的事情。4月18日,麦子金服宣布获得银行系B轮融资。然而,提到的投资方银行系却被误报为招商银行。当日晚间,招商银行即发布了澄清公告。公告称,“4月18日,我行关注到有媒体发布关于招商银行参与麦子金服B轮融资的消息。经核实,招商银行及附属公司从未参与麦子金服融资,招商银行对以我行名义做不实宣传的行为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麦子金服也发布了澄清公告,公告表示,“此次融资和招商银行没有关联,发布会上亦从未提及此次融资与招商银行存在关联。有媒体朋友收到误报信息称麦子金服获得了招商银行投资,我司特别声明此消息源不属实。由于麦子金服正在谋求分拆上市,因此B轮资金需要在完成结构搭建完毕后才能入资,目前麦子金服在搭结构进资金的过程中,故需等资金到账完毕,再向大家披露B轮的更详细的情况。”


“其实,真正的原因是当时麦子金服正在谋求海外资本市场的机会。那时VIE架构已经准备构建,因为监管政策的变化导致B轮时间赶不上VIE的时间窗口期,所以对于B轮融资就没有接受,后来也是因为和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的换股协议签署处于静默期,所以对于外界虚假融资、高管出走的传言,我们都不能出面澄清只能忍着,这是小事。”黄大容说。


对于一路走来的坎坷,黄大容对于进入这个行业一点都不后悔。


“虽然有时候会说下辈子再也不做金融了,但是只是嘴上说说罢了。我觉得,金融有独特的魅力,会让你视野广泛,在这个行业做了十年,看到很多企业的起伏以后,我的心态会变得很平静。每家企业的上升和下降都是一个过程,就和人生一样有高潮和低谷一样。而且,我见识了很多的商业模式,对以后的工作会有助益,会更好地规避风险。最要紧的是,金融做得好,通过技术提高整个资金端的顶层效率,能惠及很多人,整个国家也会更好一些。”


谈及创业10年最大的感触,黄大容说自己最高兴的时候就是发现人才的瞬间,“我每次看到人才就是两眼放光,因为人往往是在黑暗中前行摸索,而自己的认知,就像手电筒照出去的光圈,只能照亮前方一隅。当你发现那个光圈中有人,而他的理念、想法和你契合的时候,你就会非常兴奋,就会感觉到自己不是孤独的。”黄大容笑言。


对于麦子金服的未来,黄大容希望能把麦子金服做成类似金融富士康一样的企业:只要金融机构提出理念,就能完善地为其设计、制作出一款优秀的产品,并为其提供高效能的批量生产服务。在她看来,由于未来监管对于额度及用途的限制,各家金融机构在借贷规模、方向上都可能会受限而成为“孤岛”,而麦子金服通过自身技术搭建的金融平台,将可以把所有的金融机构链接起来,增加价值减少成本,从而达成“让金融温暖而可及”的初心。



麦 芽 分 期  |  为 更 好 的 自 己

更 多 精 彩 内 容,扫 描 二 维 码 关 注

欢 迎 刷 屏 朋 友 圈


首页 - 麦芽分期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