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入园林,怎知春色如许。”武汉首部实景园林版《牡丹亭》明日唯美上演

摘要: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12-10 23:20 首页 better

 

置身如梦似幻的古典园林,

 亲历“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的传奇爱情。



2008年4月,由台湾著名作家白先勇主持制作的昆曲“青春版”《牡丹亭》第一次在武汉大学上演,连续3晚长达9个小时的演出,吸引了众多高校学子前来“朝圣”。不少人挤在过道里看得如痴如醉。


“对我来说,《牡丹亭》跟我不只是半生缘,而是一生缘分。” 


从少年时第一次听到梅兰芳的杜丽娘,到青年时遥望故土写下小说《游园惊梦》,再到年近古稀殚精竭虑打造青春版《牡丹亭》,不难看出白先生对《牡丹亭》的钟爱之情。



如果说莎士比亚在十六世纪的英国写下了他最伟大的爱情悲剧《罗密欧和朱丽叶》的话,那么,几乎在同一个时期的中国明朝,剧作家汤显祖也写下了他最伟大的爱情剧 ——《牡丹亭》。


杜丽娘和柳梦梅“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的美好爱情,一经问世,便留下许多传奇。当时有少女读其剧作后深为感动,以至于“忿惋而死”;以及杭州有女伶演到“寻梦”一折时感情激动,卒于台上。



发源于中国江苏昆山,至今已有六百年历史的昆曲,被称为是中国的“百戏之祖,百戏之师”。由明至今,《牡丹亭》几乎成为昆曲之代名词,明吕天成称之为“惊心动魄,且巧妙迭出,无境不新,真堪千古矣!”


如果说,意大利的歌剧是诗歌,歌曲和舞蹈的总汇合的话,那么中国的昆曲,也是集诗歌,舞蹈和歌曲之总和的综合艺术表现。比如,昆曲表演中的“水袖飞舞”,就体现了中国文化中崇尚人与大自然合二为一的精神。



而“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这原本是昆曲《牡丹亭·游园》一折里,从杜丽娘口中说出的一句话。如今却成了时下昆曲发展、传承的破题之语。


2010年初夏,作为献给上海世博会的一件特殊礼物,实景园林版昆曲《牡丹亭》在古镇朱家角课植园首演。



几百名观众坐在江南园林,隔着一弯流水,随着拱桥曲路,对亭台,倚水榭,头顶明月,绿柳青竹,在风声蝉噪中,倾听穿着精美戏服的杜丽娘与柳梦梅在湖畔缠绵私语。


“没有别的空间比园林更能够承载昆曲之美了。”主创团队抛开现代的框架式舞台,摒弃繁复的剧场式呈现,终将牡丹之亭还于园林,也还给了汤显祖一个最真实、最纯粹的牡丹之梦。

 


正如该版本艺术总监谭盾所言:“园林就是乐器。流水为琴弦,山石为打击,花鸟虫草为合唱,风吹草动是交响。用三五件纯粹的中国乐器,以极简主义的方式演奏自然之声,体现外部自然和内在心灵的共通。我相信,世间的一切都可以互相对话:水与树,花与鸟,过去与现在。《牡丹亭》是什么?不仅是追思,更是梦想。”

 

武汉首部《牡丹亭》实景园林演出也将于本周五(10月20日 17:00—19:30),在世茂龙湾国风示范区(萃锦园)唯美上演,一场园林昆曲美学盛宴即将拉开帷幕。



世茂·国风,坐拥后官湖自然山水大境,为圆梦江城人民的土地情节和山水向往,保留城市中的一片净土,让传统文化落定与此。中式院回, 倾注匠心,因循礼制,只为蕴现盛世国风。这一次,不是纯粹的南派,不是皇派,而是取义南北,兼收并蓄,打造一方献给江城的院落。


此次武汉版《牡丹亭》实景园林演出将由戏曲京昆男旦艺术家,梅派第三代传人董飞出演《牡丹亭》杜丽娘一角。



董飞幼习汉剧,2005年拜师梅兰芳亲传弟子李毓芳,后师从昆曲艺术家张继青、张洵澎、顾卫英等,是国内昆曲男旦复兴第一人。



董飞曾主演「坂东玉三郎·中日合作版」昆曲《牡丹亭》、圆明园皇家园林版昆曲《牡丹亭》等多部重要昆曲作品,并不断尝试多方面的跨界创作与创新探索。出访过十八个国家和地区,演出足迹遍布世界各地。



此次董飞和他的演出团队将带给观众耳目一新的体验,置身于亭台水榭的江南园林,暮色四合,箫声暗中吹起,如泣如诉,古琴随后应和,此起彼伏,身着华服的杜丽娘在侍女的引路下从远处缓步走入牡丹亭……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置身如梦似幻的古典园林, 沉浸于古老经典的爱情传说,四面的竹林山峰将城市的喧嚣挡在院外,将是怎样一番清静素雅的氛围呢?

 

武汉首场实景园林昆曲演出——《牡丹亭·游园惊梦》

时间:2017年10月20日17:30-19:30

场地:世茂龙湾国风示范区(天鹅湖大道世茂龙湾一期物业旁)



text 涂星

图片由活动主办方提供

部分来自网络




 better 福利 

 

【武汉首部实景园林版《牡丹亭》】

现场观看席位10人 

长按下方二维码添加better酱

了解福利获取方式

已加better君的粉丝,可直接勾搭better君。



?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聊一聊你看过的《牡丹亭》。

点击右下角留言


 长 按 扫 描 二 维 码 关 注 我 们




首页 - better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