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外国学者田野调查,难倒他们的却是中亚的厕所

摘要: 农艺作物、语言文字、异国谋生、盖房买车、孩子教育、大国影响,我们聊的不止这些

11-11 04:20 首页 凤凰网

编者按:


8月中旬,笔者与来自英国BBC、德国马普所等多方学者,共同在哈萨克斯坦郊区展开一场田间调研。


有一种观点认为,比较和考察不同国家的发展水平,农村较之城市是更好的地方。我们用图文记录这段经历。


我与这户家庭属于同一族裔,却无法直接沟通


中亚陕西村里,盘腿坐在炕头上的有中国人、俄国人、德国人和英国人。在一户中亚回族家庭,笔者和三个外国学者聊了几个很有趣的问题。


德国学者Dror在小桌子前大笑。英国BBC记者Dawood在拍照。笔者盯着水果发呆。


这是一种类似于东北的大炕,小桌子上摆着西瓜、李子和葡萄,饼干、饮料和茶。这户东干人家并不懂汉语或者英语,而对于老一辈流传下来的陕西话,也只是大概能听懂。于是俄裔哈萨克斯坦移民专家Yelena充当翻译角色。Yelena告诉我们,当地人可以讲极为流利的俄语,而他们说的陕西话(东干语)出自汉语,但实际上用西里尔字母进行标识。


图为Yelena在为Dawood翻译。对面是女主人和他的孩子们。


女主人Aicha似乎有很多事情要忙:烧水沏茶,准备晚饭。在很长时间里,屋子里我们四个人围着小桌子,谈天说地。


Dror,德国人,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的历史学家,专长是中亚与中国的文本研究。


Dawood,英国人,BBC国际新闻记者,领导一个10人左右的团队,专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报道。


而我们的翻译女士Yelena,酷肖德国总理默克尔,是全球移民政策协会的专家。


这是一个神奇的组合,我与这户家庭属于同一族裔,却无法直接沟通,Yelena是俄裔哈萨克人,她感慨于这里人们俄语之精熟。Dawood相对内敛,深邃的眼神里写着对中亚的忧心和思考。作为一个穆斯林,他称女主人为Sister,虽然语言不通,但当他希望要一块礼拜毯,提到“sajada”女主人秒懂。Dror则是可以在德英汉三语自由切换的学者,讲起段子来也是一个好手。


印度没厕所 但解决问题不尴尬


当我们发现主人很久没有过来时,开始讨论“我们是不是不太受欢迎?”和“不同文化下待客的差异”。Dawood表示最好不要待太久,而Dror直接说:“我们德国有句谚语,客人就像鱼一样,时间一久,味道就会很坏。”众人捧腹大笑。


当然,一开始用来破冰的是一个略有味道的话题——村里的旱厕,这是三个西方人从未见过的。尤其是来自英国的Dawood,表示来到厕所里看到别人和他比肩而蹲,中间没有任何遮挡,感觉到了十万点的尴尬。我就很好奇的问了一句,你作为报道巴基斯坦阿富汗等南亚国家的记者,难道没去过印度的厕所么,条件不比这里差?我本来预期他会无可辩驳,没想到Dawood沉吟片刻表示,在印度我们都蹲在田里解决,人和人之间离的很远。


笑归笑,在Aicha家里上厕所也不容易。Aicha的家房子很新,院子很大。但是,厕所并不在院子里。


厕所在遥远的东北角。


通过示意图我们可以看出,要上厕所我们需要路过畜栏,穿过上锁的铁门,经过菜圃和不时会伸出头来的大型动物,然后到达小小的目的地。当天晚上为去厕所的Dror带路,他在两天内就此感谢了我不下五次。


Aicha家的蝴蝶兰


Aicha家的阳台上养着蝴蝶兰,家里的屋子都贴着瓷砖,卧室和客厅的地上都铺着相当精致的地毯。问到这个大房子造价几何时。她说,我们雇佣乌兹别克斯坦的工人建房子,花费在5000美元左右,而一亩地的地价大约在4000美元,所以一万美元就可以建起一栋可观的房屋。但晚上住在卧室里,除了地毯没有任何陈设!Yelena调侃这间屋子应该是一个沙龙,Dawood则推测这可能平时用来祈祷,而我觉得这很像睡在蒙古包里。


卧室布局。


据说楚河流域是当年白彦虎看重的风水宝地,我们居住的马三其附近土地肥沃,水源充足。


男主人到下午才回来。他对引水渠引来的天山雪水赞不绝口。而我带了茶作为礼物送给主人,希望天山雪水能煮出口味完美的茶水。


卧室1和灶台。


同样都是护照 待遇差别巨大


从阿拉木图到马三其的时候,我们经过了一个边防检查站,需要出示之前办好的边防证,这和当年去深圳特区的证件倒是很像。


在检查站Dawood与士兵合影。


Yelena向女主人Aicha抛出了这个问题,Aicha表示听说是防止偷渡。不过,男主人给出似乎更可靠的说法。他表示,因为哈萨克斯坦的关税是吉尔吉斯斯坦的两倍,例如一吨货物在哈的关税有400美元,而在吉只要200美元。所以很多走私者选择从吉国走私商品,在边境修建哨卡就是为了严格控制这一带的走私。


说到边境,这里距离吉尔吉斯斯坦的首都比什凯克非常之近,也有不少团友打算去吉国伊塞克湖参观。于是Yelena表示她的护照可以直接去吉尔吉斯斯坦,而Dror的欧盟护照也可以免签,但Dawood的英国护照成了吐槽的焦点——“英国现在不算欧洲了”、“不知道你们脱欧之后还能去几个国家?”Dawood一脸苦笑,我们没脱欧的时候也不在申根区啊。继而Yelena又好奇道:“当时投票的时候你投了Yes还是No?”Dawood的苦笑变成了尴尬,“这是私人问题(Its personal),当时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我们生活的最好时期是“苏联时期”


在一个独联体国家探访中国裔的村落,一行都是非常关心民族问题的学者和记者,自然关切认同相关的问题。


“你们觉得生活最好的是什么时期?”


当地人回答:“苏联时期”。


Yelena提到一个非常有趣的观点,苏联虽然解体了,但它在社会政策方面的成就不可抹杀,无论是妇女的投票权还是民族平等,以及随之而来的各种福利政策,都超越同期的资本主义国家。但学校、医院、住房这么多社会事业需要国家来操办和分配,由此导致市场受到挤压,经济的活力也受到了影响。


目前,哈萨克斯坦的教育依然是免费的,但在新时代,东干人的教育更加国际化。村里开设两种学校,一种是普通学校,另一种是读经学校。村里读书比较厉害的孩子很多选择到中国留学,包括兰州师大、陕西师大,西北大学、华南理工、清华大学、中央财经、上海财经等等。而我们住的这家女主人家的儿子Rasul在读经方面颇有志向,计划去土耳其进修两年,成为合格的伊玛目(领拜人)。


小伙子Rasul对自己的未来很有信心。


Dror和Dawood对他选择的自由度非常感兴趣,反复追问后孩子表示,学校可能会给几个地方选择,而他很希望去台湾传教。我们都有些讶异于这个少年的志向。


Yelena在和女主人Aicha聊天,Aicha的两个孙女在她身边。


我们最后聊到中俄在哈萨克斯坦的影响力。


Yelena有自己的数据,她表示虽然目前中国的影响力在上升,但即使在俄罗斯影响力最低的地区,哈萨克斯坦人对俄好感度也在70%以上。综合路上的所见所闻,我没法反驳她的观点,俄语、俄罗斯大卡车以及俄式生活方式,无不在昭示着俄罗斯的影响力。但Dawood明显有些困惑,他觉得东干人对中国人的友好令人吃惊,他认为中国的哈萨克族和维吾尔族,似乎也可以成为沟通两国的重要通道。不过西方学者对中国的民族问题并不非常清晰,两人经常联手批评另一个人“you make a big mistake."



侯逸超:《凤凰大参考》赴阿拉木图特派员

凤凰大参考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欢迎关注凤凰大参考(ID:ifeng-Bigstory)

最具参考价值的凤凰网深度原创


想了解政经要闻 、时事热点?

长按二维码关注凤凰网(ID:ifeng-news)

你想看的这里都有


首页 - 凤凰网 的更多文章: